令人惊艳的地铁空间艺术设计案例

作者:万维商业空间设计时间:2021-08-12 19:10:42浏览:3180次

当你旅行到瑞典,一定要去市政厅——的地标性建筑看看。她由建筑师 Ragnar Ostberg 在1911-1923年间建造,共使用了800万块红砖和1900万块克瓷砖,规模相当的宏大。

 

 

但是你只需购买一张斯德哥尔摩地铁票,你就可以在大多数地铁站欣赏到从20世纪50年代到21世纪的雕塑、壁画、油画、装置艺术、题词和浮雕。在斯德哥尔摩任何一个地铁站等地铁时,环顾一下四周,你会发现自己正身处世界上极具震撼力的博物馆之中。

 

斯德哥尔摩地铁,最早运行于1950年。全城地铁有三条主要线路(绿线、红线、蓝线),七条次要线路以及多种区间线路。长久以来,斯德哥尔摩当局都试图将艺术带进人们的生活。当斯德哥尔摩地铁在20世纪50年代建成的时候,这个想法在T-Centralen地铁站实现了。

 

T-Centralen(地铁中央站)

 

在充满着传奇的50年代,斯德哥尔摩有了第一条地铁线。为了响应优先发展公交的理念,这条叫做“绿线”的线路伴随着猫王的歌声出现在了这座城市里,开始默默地改变着一切。

 

 

T-centralen是绿线上最重要的一站,是红、绿、蓝三条地铁线的交会处,每日上下班高峰都是人潮汹涌,脚步匆匆。为了平抚行人焦躁的情绪,这里的墙绘颜色选择了静谧的蓝和清爽的白。每当行人走过蓝色藤蔓攀爬的雪白岩壁,仿佛内心忽然获得安静的力量。

 

设计师:Per Olof Ultvedt

 

今天,你还可以在该站墙上的贴砖和浮雕上欣赏到这些艺术——

 

Signe Persson-Melin 和 Anders Österlin 1957

 

白色瓷砖上镶嵌不同颜色的瓷片,令人联想到交通信号或标志。

 

Erland Melanton 和Bengt Edenfalk 1958

 

“Klaravagnen” – 不同颜色玻璃棱镜的抽象图案。

 

Solna centrum 地铁站 (地铁蓝线)

 

 

与T-centralen的清冷色调截然相反,Solna地铁站选择了烈焰般炽热的绯红与静寂而坚忍的墨绿。这是设计师Anders Åberg与Karl-Olov Björk在瑞典社会工业化的鼎盛时期——1975年的作品。

 

Solna Centrum站洞穴状的亮红色天花板仿佛直逼站台,让人有种“压迫感”。而站内的墙上则是一幅描绘云杉林的一千米长的图景。

 

这整整一千米长的墨绿色冷杉生长在绯红色的炽烈天空下,反映了工业化时期乡村人口减少,自然环境遭到破坏的现实。设计师使用森林、野生驼鹿的墙绘图案表达了对户外生活方式——例如在清澈的溪流中钓鱼的生活的向往。

 

斯德哥尔摩地铁红线的绝大部分是在60年代修建的。

 

在岩石中炸隧道的技术从五十年代开始就有了很好的发展。斯德哥尔摩的地下都是坚硬的岩石,技术的发展使完全的地下施工变得比以往更快更经济,并且对地面的影响更小了。60年代的大部分车站都是地下的,只有少数几个还在地上。车站里用混凝土覆盖住裸露的岩石表面从而营造出空间。

 

Stadion 地铁站 (地铁红线)

 

 

这座地铁站的七彩墙绘是艺术家Enno Hallek与Åke Pallarp为了纪念1912年在斯德哥尔摩举办的奥林匹克盛事而设计。整座地铁站岩壁都被明亮的天蓝色铺满,而一弯旖旎的彩虹横跨于拱形岩壁之上。除此之外,地铁站里还有着许多色彩斑斓、情感浓烈的艺术作品,例如封面图片中花团锦簇的多边形墙饰。要说这里是色彩碰撞的欢乐海洋,也不为过。

 

Tekniska Högskolan地铁站(地铁红线)

 

瑞典皇家理工是一所享有国际盛誉的理工科大学,因此以其为名的地铁站的设计也带有知识、科研与教育的色彩。这里的设计主题为“元素与自然规律”。墙体绘画带有强烈的“金、木、水、火、土、风”等自然元素的暗示。岩壁上似乎逐层晕染开的色彩仿佛引领观者进入或水或火的神秘世界。而悬于岩壁之上这精巧可爱的正十二面体,则像是灯盏一般照亮周遭的混沌与不明。

 

设计师:Lennart Mörk

 

斯德哥尔摩的地铁的蓝线:

 

时间来到了70年代,人们开始穿起了喇叭裤,将厨房刷成橙黄色。在70年代左右建起的蓝线,融入了更多的艺术设计,映射着每一位设计师对于艺术的热爱与向往。

 

Kungsträdgården 地铁站 (地铁蓝线)

 

这大概是所有地铁站里装饰最为繁复而华丽,令人印象尤为深刻的地铁站了。整座地铁站错综着古典雕塑、巴洛克墙基、罗马柱式、黑白棋盘的大理石地面以及色彩斑斓的彩瓷拼贴,充满着戏剧性与意外感,却又能轻易虏获你的心。这里还有一个迷你考古遗迹,展示了曾经的Makalös宫殿的遗迹和Torsgatan街道的煤气灯等充满历史风情的物件。

 

设计师:Ulrik Samuelson

 

Näckrosen地铁站 (地铁蓝线)

 

在这里,细碎嵌满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鹅卵石的灰色岩壁之上铺开一片波光粼粼的水面,睡莲奶油色的花瓣包裹着鹅黄色的花蕊,点缀在闲散生长的莲叶群中,令人尤为能感受到自然的气息。岩壁根部的大石头伴着岁月流逝已变得无比光滑,而地面上的文字又在述说着谜一般的故事与箴言。

 

设计师:Lizzie Olsson-Arle

 

Vreten地铁站(地铁蓝线)

 

想看岩石里钻出一朵白云,白云长在棱形的蓝色天空里?艺术家Takashi Naraha在Vreten地铁站灰暗空旷却又略显压抑的常规空间里展开一场与云朵和天空捉迷藏的游戏。各个角落里似乎悠游的白云扰乱了乘客在寻常逼仄灰暗地铁空间的习惯性思维,迫使乘客放慢节奏,进入“禅”的意境,心绪一瞬安宁。

 

Västra skogen地铁站(地铁蓝线)

 

Västra skogen地铁站是地铁蓝线两条支线会合的地方,有着可能是全瑞典最高(33m)最长(66m)的扶手滚梯。因此这里的艺术作品数量既多分布范围亦广。设计师的灵感来源于神秘主义“空无的森林”,无论是彩瓷拼贴而成的热带鱼、不规则的几何图形,还是两个月台中间的彩色铁艺装置,都充满了北欧设计的简约风格,每一件都值得细细品味。

 

设计师:Sivert Lindblom

 

Tensta地铁站(地铁蓝线)

 

如果有那么一座地铁站气氛像游乐园一般幽默而欢乐,是所有孩子和童心未泯的大小孩的最爱,那么一定非Tensta地铁站莫属。初次来到这里,仿佛踏入一个布满蜡笔色调与稚朴画风画作的原始岩洞,海豹、大嘴鸟、驯鹿、大象和骏马安然的在墙上望着来往的行人;沿着一片翠绿茂密的杉树林,月台的终点是一朵硕大无比的粉色玫瑰——每一个角落都溢满着设计师Helga Henschen属于女性作家和插画家特有的细腻和童真。

 

Hötorget 地铁站(地铁绿线)

 

这是一座初见时让人不怎觉得惊艳的地铁站,冰冷的瓷砖,朴实的地面。与70年代的大气风范和整体格调相比似乎就像一只丑小鸭。倘若没有Gun Gordillo在1998年增加的白色霓虹灯装置艺术,恐怕它将只是另一座普通的50年代“浴室风格”地铁站。如今,103只五种渐变白光色调的霓虹灯管居于高处,或明或暗,或扭曲或平直,强化了乘客的视觉观感,平添一种奇妙的科幻氛围。

由于斯德哥尔摩地铁规模宏大、变化多样,并且能与地铁站的环境相互辉映,在这100个地铁站中90个的艺术展示都极富震撼力。

但倘若想要精确地解读艺术家们的每一件作品,似乎又是那么困难。

也许就像未来主义艺术家们宣称的那样,“试图使用逻辑精准地解释一切是一种愚蠢的想法,我们周围的现实,互为牵连的事物契合在一起,混合在一起,混沌无序。” 而我们能做的,就是拥抱装置艺术的不可知性,自由地感受那些不确定带来的美与满足。

斯德哥尔摩的地铁艺术作为“艺术回归大众”的典型代表,每一站都可以成为我们心之向往的所在。

 

文章转载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仅做转发分享,不做任何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推荐阅读:
周黑鸭黄陂店
https://www.onewedesign.cn/cases/292.html
某精品超市设计思路探讨
https://www.onewedesign.cn/share/197.html

在线咨询


QQ咨询


微信咨询


联系我们